English
研究生工作
当前位置: 首页 >> 学生工作 >> 研究生工作 >> 正文
返回首页

我院陶文琳同学在“我的导师”主题征文活动中荣获二等奖

文章作者: 发布时间:2018-10-30 点击量:

近日,由我校党委研究生工作部主办的“我的导师”主题征文活动的评选结果揭晓,我院17级翻译专业学生陶文琳的投稿作品《追逐历史的芳香》荣获二等奖。

本次比赛面向全院研究生开展,意在展现新时代高校教师的育人风采,宣传树立师生相长的典范,在全校营造尊师重教、实干创新的良好氛围,经过党委研究生工作部组织专家对投稿作品集中评审,共评选出9篇优秀作品。陶文琳同学的投稿能够在如此激烈的竞争中取得优异成绩,充分体现了我院学子扎实的学术功底,更展现了尊师重道的整体精神风貌。

 

让我们走进陶文琳同学的获奖作品,走近她的导师——周桂香老师:

追逐历史的芳香

“铭记历史、缅怀先烈、珍爱和平、开创未来……”在22岁以前,对于这些关于历史与战争的词汇,我和大多数人一样:会被它们震撼但不会被感动,会聆听但不会去传颂。可现在的我,无论是听到还是看到任何关于历史亦或战争的消息,心中都会泛起阵阵涟漪,久久不能平复。只因我22岁时,有幸遇到了具有独特芳香的她。

相遇

时维九月,南方的桂花早已花开满城,暗香涌动。而大连却一如既往地酷热难耐,可就是在这样的北方里,我仍嗅到了一阵芳香——一位留着清爽的短发,身材微胖,走起路来甚至还有点颤颤悠悠的女士。她便是我的导师——周桂香老师。原以为她只是一个穿着亚麻布料的朴素女子,但当我看到她头上那一缕缕与年龄不太相符的白发时,不禁心疼起来,与此同时,我也很想了解这样一位“早生华发”的老师。

相识

我看到过坐在办公室一边推着眼镜,一边审阅卷子的她;看到过端坐在伯川图书室,阅读书籍的她;也看到过坐在文科楼304评委席,指导硕士生论文答辩的她。可无论是哪个样子的她,都是一样的严谨、专注、认真。原以为周老师只是那个全身上下散发着学术气息的女子,但事实却不仅仅是那样。

相知

犹记老师第一次谈起自己的事业时,从她眼眶中溢出来的幸福与满足。那是一个下午,天空被夕阳染的橙红,老师同我讲起了她的故事。原来她之所以从事二战战犯方面的研究,是因为这件事与她整个人生密不可分。她有过在抚顺战犯管理所担任翻译的经历,可以说陪伴她度过整个青春的是那些原侵华日本战犯。战犯们原本是一个个被日本军国主义思想蒙蔽双眼、残暴肆虐的“鬼”,但后来因被中国政府的宽大政策所感化、耐心细致的教育而变成了“人”。老师见证了这些战犯认罪反省活动的过程,看到了他们的改变与忏悔,也感受到了来自这些“敌人”的关爱与照料。这对年轻的她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她心中有着无数疑问。这些战犯真的悔改了吗?他们真的对自己犯下的罪行感到耻辱,并想要赎罪吗?他们对自己的关照是真心的吗?她在探究这一系列的未知之谜。

后来,我有幸翻译老师所写的回忆录,这才对她有了更深的了解与认识。她的故事拨动了我心中的弦,谱成了一首悦耳的曲子。而这一拨,我心中的乐声就再也没有停过。

经过不断的调查,她发现,这些几十年前接受中国宽大政策回国的战犯,几十年如一日坚守自己的诺言,克服重重困难坚持着“反战和平·中日友好”事业。他们是真的发自肺腑地在忏悔,在赎罪。他们奔波在日本的各个城乡,向民众讲解自己所犯的罪行,作为战争的亲历者积极地去做加害证言,去讲述日军有多么暴虐,希望日本能够直面历史、承认历史。因为日本政府对国民一直隐瞒战争真相,很多日本居民并不知晓当年的日军有多么惨无人道,所以日本社会普遍对这些战犯都抱有很大的敌意,认为战犯们被中国“洗了脑”。即便如此,这些战犯仍继续着这项事业。战犯中的很多人将为和平而努力奋斗作为自己的使命而终身践行着新中国的和平政策,有的直至生命最后一刻。正是这些人的所作所为感动了她,她才更加坚定自己从事这方面的研究、为中日友好而奋斗终身的决心。至今,老师的那句话还在我耳边回荡:“人类历史上如此伟大的事业,我们自己又有什么理由可以不去做呢?”那时,她眼中泛起的泪水仿佛流进了我的心里,很酸、很苦。

相惜

时间在飞逝,历史在消逝。那些战争亲历者在逐渐离我们远去,那些历史史实也不断地被磨灭。但历史不应被忘记!在同老师走过的这些日子里,我意识到这不仅仅是我的研究课题,更是我的一种使命,它在我的心里已经烙下了深深的印记。可能周老师至今都不知道,日本战犯的所为感动了她,而她的行动也震撼到了我,她散发出的芬芳正在慢慢渗入到我的肌肤里。我会接过她手中的接力棒,努力奔跑到终点。

很多人都问我,“听说你的导师是研究抗日战争的啊?”而我的回答是:“是的。不光我的导师是,我也是。”我会为我们的历史去奋斗,让这历史的芳香充满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上一条:大连理工大学外国语学院2018年度“学术之星”评选结果公示 下一条:外国语学院专项奖学金评选结果公示